Single Partner Page

首頁 >

花蓮舞鶴茶園

夥伴 舞鶴茶園
地點 花蓮瑞穗鄉
使用材料 蜜香紅茶茶葉
茶葉職人

舞鶴茶園

舞鶴以用自然農法種植的茶葉聞名,在20幾年前開始無毒、無農藥的種植方式,卻意外發現茶葉在被一種蟲咬過之後,會產生近似蜂蜜的香味,這就是台灣特有茶種-蜜香紅茶的由來。
茶葉職人

舞鶴茶園

舞鶴以用自然農法種植的茶葉聞名,在20幾年前開始無毒、無農藥的種植方式,卻意外發現茶葉在被一種蟲咬過之後,會產生近似蜂蜜的香味,這就是台灣特有茶種-蜜香紅茶的由來。

那天我們一行人,一路向東,來到全台灣最美也最寧靜的一片茶園-花蓮舞鶴。舞鶴以用自然農法種植的茶葉聞名,在20幾年前開始無毒、無農藥的種植方式,卻意外發現茶葉在被一種蟲咬過之後,會產生近似蜂蜜的香味,這就是台灣特有茶種-蜜香紅茶的由來。

『其實當初會成立舞間茶心,是希望製茶家業能有第五代接手(我是第四代),我們從小就是在茶園長大的,也能理解製茶這件事本身其實是非常枯燥的,晨起採收、靜置發酵、殺菁乾燥,每個環節都必須重複且仔細的做,所以小朋友們覺得太無聊,就到外縣市去上班了。』

這裡有戶四代種茶的人家,不僅種茶、製茶,她們還發掘了茶葉的100種可能,從千層蛋糕到貝果店都能見到這戶人家的身影,她們讓花蓮的茶能以全新的姿態在各大城市的甜點桌上呈現。你可能沒聽過她的名字,但如果你是個『茶控』,一定都曾經在甜點店、冰淇淋店品嚐過用她們家的茶製作的甜點,她是舞間茶心第四代主理人Vivian(右圖)。

茶葉採收完畢後,有一定的時序作業,先是需要透過熱風,讓葉子裡的水分蒸發,再來是揉捻,破壞茶葉的細胞,讓香味能夠出來。接著需要靜置發酵一段時間,待時機成熟後,再殺菁乾燥,有時整個工序甚至會跨到凌晨和清晨的時間。
(左一)Spark Protein共同創辦人Davie (左二) 舞間茶心第四代主理人Vivian

不希望家族的製茶工藝沒落,Vivian開始思考怎麼讓『茶』,能更貼近年輕人,唯有讓『茶』與年輕世代接軌,台灣製茶產業才有機會走出更多可能。近年來主打台灣茶的手搖店一家接著一家的開,雖然每杯的單價相對較高,但確實引領了一波『台茶熱潮』,也因此衍生出各式滿足『茶控』的甜點、冰品等。

看準這個趨勢,Vivian積極的開發各種茶製品的可能。在一次的機緣中,Vivian甚至開啟了用台灣茶來製作風行於運動族群的高蛋白零食的機會。

創新之路不孤獨,為求突破成知音

Spark Protein創辦人Davie和Vivian是在一場活動中相遇的,起初的共通點是兩人都姓『葉』,有一見如故之緣,沒想到後來真的因為一片茶『葉』,牽起了兩人的合作機緣。

Davie:那時候我們正在研發Spark Shake這款乳清產品,我們希望能做出一款有別於市面上多是用代糖、香料去調味的乳清粉,我們希望喝乳清的同時也能擁有喝手搖茶的幸福感。

走進茶園,Vivian立刻化身為採茶師傅,教大家如何採收所謂的『一心二葉』,茶葉中最嫩的部分。
困境反而是養分,使命感油然而生

Davie:記得我第一次把無甜味茶香乳清打樣,拿給我身邊朋友喝的時候,朋友的第一個反應是,這味道怎麼這麼淡,而且沒有像一般乳清一樣很甜,很喝不習慣耶!當下其實滿受挫的,因為這位朋友是長期有在喝乳清的人,他喝不習慣,會不會代表我們這支產品打不進現有的乳清市場。但Spark Shake無調味茶香乳清卻在集資時獲得了非常高的評價,我們也在集資期間的幾場試喝會重拾信心,『從來沒喝過味道這麼天然的乳清!』『沒有代糖味很濃,很人工的感覺。』後來我們才知道,其實有另外一群人,是非常期待乳清,也能像用茶葉泡出來的奶茶一樣,不僅營養,還要天然好喝。

Vivian:去年底接到Davie給我一個很大的任務,就是要做高蛋白冰淇淋,我們(舞間茶心)自己有做冰淇淋,但沒有做過『一杯要含10克這麼多蛋白質的冰淇淋』。我記得第一次做的時候,做出來很像鮮奶油,吃起來很像在吃塑膠花,後來反覆調整、要有夠多的蛋白質、茶味要夠濃、還要加膳食纖維、要安全衛生把關等等,中間雖然歷經很多問題,但也長了知識,例如有次我們的冰淇淋要做巴氏殺菌,在巴氏殺菌前一天晚上我們要把料都放進去,結果第二天準備要量產時,我們看到整缸冰淇淋像水一樣,都壞掉了。失敗讓我們能將『體驗』轉化為『經驗』,每次的測試都能再多長一些知識。

與其在同一個產業裡,和競爭者用價格廝殺的你死我活,Vivian和Davie都選擇跨出既有產業的框架,用創意開闢全新的戰場。看似趨近飽和的市場,在他們換個視角之後,又看到了不同的出路。真正的職人,並不是一件事用同一個方法做100次,而是用100種方法,只為了做好一件事。